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是一個好人
                                                                               
不過在聽他講他的故事的時候,有種自己也挺老的感覺
                                                                               
還是說其實他們魔術三勇士其實很年輕?

yj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次的接秀,算是我個人第一次用我自己比較喜歡和舒服的形式去接秀。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穿燕尾變魔術,原因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一部分是因為我覺得太不方便了,很多我喜歡變的魔術還是穿西裝方便點。以前接秀對方總是會要求希望穿的像魔術師一點,所以常常就穿燕尾服去,直到之前有一次去接run table的case,雖然對方也是一樣要求,不過要我穿燕尾在餐桌跑來跑去,我可辦不到= = ,所以最後就穿黑西裝配黑襯衫,再加一條藍色領帶就去了。後來覺得這樣感覺挺好的,對方也沒說什麼,就想說以後就穿這樣去接表演好了。

        去年去接秀的時候,還發生兩一件事情,是後來謝祖楨大哥跟我說的。那時候他介紹我去接一個case,表演完之後觀眾反應蠻好的,今年也有繼續找我。不過那時候對方說了兩件事情:一個是覺得我當初去兩手提了兩個袋子覺得這樣看起來很不專業,另外一件是說,看我表演的時候很有架勢,怎麼表演完衣服就......。第一點後來想想我也的確是有點不專業,第二點真的很冤枉,總不能要我穿燕尾服回家吧= = ,我總是要換外套阿....。所以綜合以上幾點,這次就提行李箱就接秀了,不過後來覺得其實行李箱也算方便,東西都裝的剛剛好,只是變成我去表演都得坐計程車或是開車就是了。

yj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照片中這位是一位日本人,名字叫做安藤正海,據說是同步輻射非常有名的學者,常常受邀到亞洲各地演講,台灣他就來了六七次,不管是受到政府邀請或是竹科的邀請。他會和我們家結緣是因為我叔叔在日本東大當研究員的時候和他相識,雖然後來我叔叔回來台灣,但是兩人之間的友情卻沒有因此斷,是認識了20年以上的好朋友。兩人之間的差別就是一個回來台灣沒有再接觸學術,一個則是成為一個有名的大學者。安藤先生自己也說,當初在東大的一群朋友其實都沒有聯絡,很奇怪的只有跟我叔叔這個台灣人還是這麼好。這次剛好我堂姐結婚,因此他特地來台灣參加婚禮。

        參加完婚禮後的兩天他和他的助理兩人先去新竹演講,然後去日月潭玩,在剩下兩天的行程中,我爸想說帶他們去台灣一些比較有特色的地方走走,於是第一天晚上由我老媽帶他們去士林夜市,第二天早上由我負責。一開始我本來想說帶他們去101,不過後來想想,去101其實有點無聊,畢竟日本很多這種高樓,只是沒有101這麼高。於是基於時間和特色的考量,我決定帶他們去台北最早發展的地方,大稻埕。

yj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北大第五屆晚會主持人的表演片段,超級厲害的口技模仿,模仿了一大堆人,而且笑點無敵霹靂好笑的,迪士尼系列的和曾志偉更是一絕阿!真的覺得人的創意很厲害,怎麼會想到這些東西阿@@

yj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ard on Celling,天花板上的牌,這應該是我最喜歡的牌招。簡單,效果強大,目前變到現在,這是全場觀眾效果最好的一招牌招。不過在練這招的時候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我自己會有這種現象,就是某一個魔術變久了之後,會突然出現一個很詭異的障礙,然後常常會在那邊出現失誤。拿這招來說的話,就是牌沒有黏在天花板上,一開始變的時候都沒有這個問題,是變一段時間後才會這樣@@,不然就是轉棒的時候忽然手忘記旋轉的感覺,然後卡在那邊一段時間,雖然說之後都慢慢克服了,不過為什麼會這樣我自己真的是有點百思不得其解阿~

yj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mdn.mainichi-msn.co.jp/national/news/20061115p2a00m0na019000c.html

        報導中說日本的魔術師把硬幣穿洞或是把硬幣邊緣磨掉,沒收了400硬幣,然後可能被關一年或易科罰金20萬日幣,真是,倒楣的魔術師阿XD

        其實台灣也應該小心一點,有道具幣的還是得安分一點,在奇摩上面拍賣一不小心,搞不好就被抓了。

yj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調整大小 DSC00326.JPG

        今天是我堂姐的訂婚之日,雖然說他是我堂姐,不過基於某些因素他其實就像我的親姐姐一樣,雖然我是老大,但實質上我是老二,哈。

        最早的印像是有一天晚上,她忽然從日本回來,來我們家,那天我還破例可以玩電動到十一點跟她一起玩,那時候應該是玩坦克大決戰,那時候她好像中文還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我記錯,總之,很久遠了。接著就是每天早上搶三樓沙發某個位置的記憶,那時候她應該是高中。這樣一起生活了幾年呢?應該有十年左右吧?後來他去了日本念書,一呆就是呆到現在,只有中間回來一下,慢慢的,忘記了一起生活的感覺。

yj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